九十九星奈

有一種愛情叫HT和MGS。

【旭潤】鴉鴉私密日記(五)


此時,在花界的霜芸殿中,一位穿著粉色衣裙,頭簪一把海棠珠花步搖的少女,正傷心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哇!嗚...潤玉哥哥!嗚...咳咳...」


彥佑看著撲倒在床上,哭到整張臉亂七八糟的錦覓,心裡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不過身為仙女的好閨蜜,他還是裝模作樣的安慰了一下小葡萄。


「小美人,我說妳就先別哭了!妳仔細想想,潤玉他怎麼可能答應嫁給一個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妖怪?」


錦覓一聽,立刻坐直身子,睜著一雙眼睛撲閃撲閃地看著彥佑,那眼淚還要滴不滴的卡在眼眶中。


「真的嗎?撲哧君。」


「當然是這樣呀!妳就算不相信我,也該相信我兄長,不是嗎?」彥佑正使出他平日裡胡謅那些個小魔女小仙君的三寸不爛之舌,還順帶拋了個媚媚的一笑給眼前梨花帶淚的小美人。


「再說了,潤玉平日裡那麼勤奮修行,整天看的不是什麼《六界秩序的起源》啦,不然就是《靈力學的世界》,妳想,他三清天太學堂的畢業證書都還沒拿到呢!怎麼可能就這樣去相夫教子?」


錦覓聽完彥佑亂扯的一席話覺得真的是太有道理了,趕忙止住眼淚,上前扯住了彥佑的袖子對著自己的臉就是一通亂抹。


「你說的對!但是就算潤玉哥哥不想結婚,也不能保證那個窮奇不打潤玉哥哥的主意呀?」


彥佑嫌棄地甩了甩手,沒想到今天的錦覓帶了腦袋出門,還能問出這麼個切中要點的問題,只好繼續扯皮下去。


「你不如去找旭鳳看看有什麼辦法,俗話說的好,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旭鳳本來就是恨不得把兄長藏在兜裡不給人看,現在指不定已經想出什麼損招去對付那隻窮奇。」


「撲哧君!你今天真的是太有見地了!我現在就去找鳳凰!」說罷就想往外跑,卻被彥佑一把拉住了衣領。


「妳忘了今天梓芬姨母要抽考妳的功課?」


「什麼!?天呀!嗚...我們花兒就是這麼命苦的嗎?」彥佑看著又撲倒在地上捶著地板的錦覓,很不留情的笑出聲來。



* * * * * *


自從潤玉生辰之後,已過去七日。這七天之間,天界的風景是這樣的。


「兄長,武德星君說我的箭術大有進步,今日我們去校場比試比試可好?」


「阿玉,上次我打盹的那個地方還挺安靜的,我們一起去那裡坐坐如何?」


「兄長,母神做了你最喜歡的桂花酥,我們去紫方雲宮喝茶~」


「阿玉,聽說你們天界的七色虹甚美,你帶我去瞧瞧吧,就我們兩個,嗯?」


「兄長...」


「阿玉...」


「兄長...」


「阿玉...」



* * * * * *


今天旭鳳又是卯時不到,便已在璇璣宮門外等候,連續幾天的睡眠不足,他的黑眼圈就跟拳頭那麼大,但是他不能屈服!現在兄長的身邊可是危機重重,稍有懈怠,潤玉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窮奇給拐回不周山去了。


鄺露仙子正準備將大殿下需要的典籍送進璇璣宮,卻在宮門口看見趴倒在階梯上的二殿下,她走過去將旭鳳搖醒,一臉不解的問:「二殿下為何倒在此處?可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什麼!?我睡著了!?」驚醒的旭鳳哇哇大叫,三步併兩步地跑進璇璣宮,但是繞了一整圈卻都沒有發現潤玉的身影,嚇得他趕緊跑去七政殿找鄺露。


「鄺露姊姊,現在什麼時辰?兄長呢?」


「已經快午時了,大殿下今早出門的時候你沒遇見嗎?」鄺露正在整理殿中的書冊,頭也沒回,只淡淡地甩了這麼一句。


「出門!?兄長去哪了!?」旭鳳都急紅眼眶了,整個人焦躁地走來走去。
鄺露見狀心想,讓你們成天纏著大殿,現在把人纏沒了吧~

「大殿下上上清天去了。」



* * * * * *


天曆某某年  某月某日

兄長不在的第一天,想他...想他想他...想他想他想他...


* * * * * *


潤玉出門時,看見撐著頭靠在階梯扶手上睡得香甜的弟弟,嘴裡還一直喃喃著兄長二字,真的是覺得又無奈又好笑。他矮下身子戳了戳旭鳳嘟嘟的臉頰,本想差人將他送回棲梧宮,轉念一想,我現在可是在生氣,還是...不管他吧,便狠下心跨過旭鳳離開了。


* * * * * *


一樣傻白甜的鳳凰...

评论(6)
热度(68)

© 九十九星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