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星奈

有一種愛情叫HT和MGS。

【旭潤】鴉鴉私密日記(四)


原來是當初太微荼姚二人新婚,太微想著也該來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便帶著天后去到西北大荒,不周山上拜訪他的好友-妖界之主海日古。


當時妖后正好剛剛誕下麟兒,竟是數千萬年才又再次降生的上古凶獸-窮奇。妖界舉界歡騰,幾位好友又近萬年未見,正逢喜事,把酒言歡好不高興,便這樣替當時都還沒懷上的小白龍指了個娃娃親。


本來是想著潤玉也才剛滿千歲,雖然化成人身已經是弱冠之年的翩翩公子,但到底還是隻幼龍,所以荼姚也不著急告訴他這樁親事,這麼懂事貼心的兒子才不想他太早嫁出去。


因此早在宴前,荼姚就已經囑咐過天帝及妖帝先不要將此事說出,等她過個幾萬年看膩兒子了再說。沒成想太微見潤玉與妖界太子在生辰宴上言笑晏晏,兩人一副熱絡的樣子,以為兩人早已一見鍾情,想著兒大不中留,一時腦袋空空,便直接將這千年之前訂下的婚事說了出來。



* * * * * *


這個重磅消息炸得六界雞飛狗跳,也炸得旭鳳整隻鳳凰都不好了。


宴席上,本來只在一旁專心吃吃喝喝的各界人士,都悄悄豎起耳朵聽起八卦,沒想到原來是件天大喜訊,兩界聯姻,其利斷金呀!便開始輪番地上前恭喜兩位新人,賀喜雙方父母了。


所以,旭鳳就這樣被一大群洶湧的人潮給擠出殿外,擠著擠著連兄長的身影都瞧不見了。


一氣之下化為真身,就這樣衝回到棲梧宮,旭鳳把自己埋在留梓池旁第三顆鳳凰木下的樹洞裡,一邊滋滋冒火,還一邊哭,結果就這樣累得睡著了。


半夢半醒之間,他感覺有一雙冰涼涼的手將他捧了起來抱在懷中,聞著熟悉的味道,旭鳳用腦袋蹭了蹭這個柔柔的懷抱,便又一枕黑甜鄉去了。



* * * * * *


隔天清早悠悠醒來的旭鳳,晃著還有點懵的小腦袋,睜著一雙黑豆豆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竟是在寢殿之中,又變得心花怒放了起來。昨晚一定是兄長來尋我了,只有他知道那顆鳳凰木的秘密。想著兄長還是最在意我的,旭鳳一時激動便忘了化為人形就直接飛去璇璣宮找潤玉去了。


旭鳳想潤玉一般巳時的時候都在七政殿讀書寫字,便直接飛進了七政殿,繞了幾圈竟都沒瞧見人,正想再找,卻隱隱約約聽見外面似乎有一道又陌生又有點熟悉的笑聲,鬼哭狼嚎似的,一個不祥的預感湧上他脆弱的小心臟,嚇得他趕緊朝著花園飛去。



* * * * * *


天曆某某年  某月某日


這該死的窮奇!!!吃完飯你不滾回家去,還留在我們九重天做啥!?


竟然還敢跟兄長一起下棋賞花,還對著我兄長笑的那麼白癡,你照過鏡子沒有!?


我的娘呀!您不是說兄長是您的心肝小寶貝嘛?您怎麼就容許爹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了?


再說,我為什麼有這麼坑兒子的爹!?莫名其妙就把兄長許了出去,你問過我的意見了沒有?


我們鳳凰的面子不要了嗎?


不行!我一定得把那隻小狗趕回不周山去!!!


* * * * * *


白菜玉鵝要被窮奇豬拱了,今天依舊是鴉鴉心碎的一天。

评论(8)
热度(90)

© 九十九星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