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星奈

有一種愛情叫HT和MGS。

【旭潤】鴉鴉私密日記(六)

小甜餅,團寵玉。


* * * * * *


三清天終年雲霧繚繞,沒有日夜之分,也不受輪迴劫運影響,是天界最最清淨之處。


潤玉自三百年前拜了上清靈寶天尊為師,便經常來此鑽研典籍,修煉靈力。這幾天他真的是被旭鳳和岱欽纏怕了,因此才想到師尊這裡躲上一躲。


翻著手中的書冊,潤玉看得並不專心,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旭鳳,他的弟弟。


他想起八百年前的那一天。


那一天母神用靈力封住了整座紫方雲宮,但傳說中的火鳳即將降生,還是引得百鳥爭先恐後的前來朝覲,盤旋在宮殿上方爭鳴不歇。


天帝牽著潤玉小小的手在宮殿外守候。當時的潤玉只有二百歲,還是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他抬頭看著在母神宮殿上方飛來飛去的鳥兒們,五彩斑斕的羽毛飛舞,他覺得小鳥兒長的真是好看呀,不像自己化出真身的時候,白白冷冷的,只有一種顏色。他開始期待,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或是妹妹長的會有多漂亮,他一定會好疼好疼他。


突然,一道火光沖天,一隻烈焰鳳凰從雲端往下俯衝,長鳴一聲,艷金長羽劃過九重天,也劃過潤玉的心,他看著虹光四溢的紫方雲宮,用力地抓緊了太微的手。


「父帝,是鳳凰來了嗎?」太微摸了摸他的頭,牽著他走進了殿中。


荼姚正側臥在榻上休息,潤玉看著虛弱的母神,顯得有點擔心,他印象中母神總是神采飛揚,現在卻一臉蒼白,但還是勉力的朝他招了招手。潤玉趕緊跑了過去,脫了鞋爬上了床榻,跪坐在荼姚身旁。


「母神,是弟弟還是妹妹呀?他在哪兒呢?」潤玉雖然擔心母親,但終究抵擋不了好奇心,轉著一雙大眼四處看來看去。


「別擔心,在這兒呢。」荼姚說罷便起身,掐手念了個訣,一雙玉掌中心浮出了一顆碩大的蛋,還隱隱泛著紅光。太微見狀走了過去,催動全身靈力,雙手貼住蛋,緩緩地灌入真氣。沒多久便看見蛋殼開始出現裂痕,細細尖尖的喙從裂痕之中探了出來。荼姚將蛋放在潤玉的手中,潤玉一雙小手捧不穩那麼大的蛋,便用整個身體環抱住他。


「即即!」


三人沉浸在一片喜悅氣氛之中,荼姚正感覺如釋重負,卻聽見了這一聲宏亮中帶著歡快的鳥鳴,頓時一陣頭暈目眩,兩眼一翻,竟暈了過去。她在完全昏迷之前,還奮力抓住太微的袖子大喊,可惜來不及出口的一句怒吼,只化作一道輕飄飄的嘆息:「說好的女兒呢…」


一時之間,整個殿中一片混亂,只有潤玉還安安靜靜的抱著半破殼的蛋,裡面蜷縮著一隻還未睜眼只是一直唧唧叫著的小鳳凰,被一身褐色的稚羽覆蓋,並不是他想像中的那般絢爛奪目。


「醜醜的,不過,是我的弟弟。」


* * * * * *


前幾天潤玉來跟荼姚辭行,說要到師尊那裡待一段時間。荼姚氣得直接衝去了九霄雲殿,沒想到天帝陛下說什麼政事繁忙軍務要緊的,扯了一堆藉口避不見面,她只得按兵不動。過了幾天,太微以為荼姚已然釋懷,便到了紫方雲宮去,沒想到是自投羅網。


「陛下!我不是早就警告過你了,你你你!你還說出來!現在玉兒跑了,怎麼辦?你還我寶貝兒子!」荼姚好不容易逮到天帝陛下,正氣得扯著太微的耳朵大罵。


「這不是還有鳳兒在嘛!況且玉兒只是去讀書,走讀變成住校而已,妳就別氣了,來來,喝杯茶,消消火,等會不小心燒了紫方雲宮。」太微見荼姚氣得把鳳冠搖得叮噹響,心裡還是有點發怵的。


「旭鳳跟你,你們這兩個不讓我省心的,跟玉兒會一樣嗎!?你還說,我直接把你燒了!」


「別…別!」太微趕緊舉手做投降手勢,心想,天帝威嚴什麼的不重要,老婆大人別再生氣才是第一要事。


「不如…你去跟海日古說,玉兒不嫁給岱欽了。」荼姚睜著一雙銅鈴眼,目光灼灼地瞪著天帝陛下。


「那怎麼行,我天界之主一言既出,駟馬…」


「不然讓旭鳳嫁過去!」



* * * * * *


天曆某某年  某月某日

兄長為什麼還不回來??????


* * * * * *

* 岱欽是我幫窮奇取的名字。

* 三清天的部分是看維基百科之後瞎掰的。 

* 設定龍鳳都是卵生,懷上的時候父母可以用靈力探出是懷了什麼奇珍異獸,但無法知道性別。

* 漢.王充《論衡.講瑞》:「雄曰鳳,雌曰凰。雄鳴曰即即,雌鳴曰足足。」(取自維基百科),荼姚聽到鳳鳴即即,知道又生了個男娃,氣急攻心暈了,暈之前想到大豬蹄子跟她說的,來呀,再生一個嘛!肯定是女兒!


评论(5)
热度(59)

© 九十九星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