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星奈

寫讓自己開心的故事,希望你們也看得開心。

【旭潤】聽說魔尊養了條美男魚

今日的禺疆宫特别热闹,几个孔武有力的魔侍正呼哧呼哧地合力搬着东西,殿门口还站着一个声音尖细的小妖,正七手八脚地指挥着。


魔尊的寝殿之中,本没有什么过多的摆饰,只一张大床摆在正中,如今又多了一个旭凤命人造出的琉璃缸,璀璨虹色,与这一片黑漆的寝殿显得格格不入。


这琉璃缸着实巨大,宽约九尺,周围雕龙刻凤,栩栩如生。四边各装饰着如拳头大的夜明珠,其中引入自魔界极北之地取来的凛冽雪泉,冰凉刺骨,连习惯了魔界阴冷的魔侍们都被这雪泉散发出的冷意冻得直打哆嗦。


几个大汉完成了工作,正躲在一旁窃窃私语聊着八卦。


"你们说尊上是不是突然想开了?决定养条美人鱼宠爱宠爱?"


"也是,自打魔后离开之后,也没见尊上他近过女色,现在这是...有新的心上人啦?"


"就是就是,我也没见尊上他近过男色。"


"唉,也是怪魔后三心二意,这成婚才不过几天?怎么就回娘家去了?"


"我看呀,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看你一个不顺意,随时一脚把你踹开,实在可恶!"


"不过…这尊上也是男的呀?你这不是连尊上也一起骂进去了?"


"我们伟大的魔尊岂是一般男人?不一样哒~"


"不过…这也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吧!魔尊怎么不写张和离书甩上天去?"


一群人正嗑唠的有滋有味,只差手上拿把瓜子,再来张桌就能直接打马吊了。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做完事还不赶紧离开!等尊上来,看你们一个个的小命还要不要啦!?"刚才还在殿中检查琉璃缸的小妖,回过身来发现那几个人都还没离开,而且还聊起魔宫八卦了,急得一人给一记爆栗,然后推着几个人一哄而散。


待旭凤接到燎原君通知,又上九重天接了人,一番准备后,夜已深沉,这才踏着月色姗姗来迟。


旭凤走进寝殿,伸手淌了淌缸中雪泉,瞬间寒意逼人,经脉都爬上了一层薄霜,他赶紧将手缩回,燃了一小簇火烤烤手,这才探入袖中掏了几下,取出一颗浑圆饱满的金色小球,手一弹,一尾白鲤就这样落进了琉璃缸中。


小白鲤落入雪泉之中,便立刻欢快地游了起来,清透如云纱的尾鳍左右摆动着,夜明珠闪耀的光芒映在其上,透过水面荡漾着一片银白色的波光,白鲤圆润肚腹下的鳍骨挺立分明,一双蝶翅徐徐扑展,不时轻轻地抚过柔软的腹侧,远看就像是被最的华美的织锦包裹着的珍珠。


"兄长..."寒泉的冷气对烈火凤凰不甚友善,旭凤身距琉璃缸有三步之远,看着白鲤悠然自在地翻腾,脸上端着委屈,因为是自己闯出的祸才有现在这般窘况,只敢呐呐地喊了这么一声。


白鲤听见这几不可闻的一声,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翻了几下,无奈地撇了撇龙须,然后一道光闪过,水中便出现了一个少年。


少年着一身月白单衣,额前碎发散落着,长发随意束成一条松松的辫子垂在细嫩的脖颈之后,因浸在水中,单衣都湿透紧贴着身体,将少年纤细身躯勾勒得明显,而腹上隆起的圆弧也更加遮掩不住。


旭凤视线灼热地锁在润玉身上,一直往下落在了如玉琢般的漂亮尾巴。那条龙尾盘绕在池底,层层覆盖相叠的鳞片闪耀着光芒,让旭凤不由自主想起大婚那日的润玉,一袭纯白头纱拖曳,上缀自天河捞起的星辰碎片,铺落在千重梯上,光彩夺目的令他目不转睛。


孕期中的润玉因喂养腹中胎儿,灵力大失,无法长时间维持人身,即便是恢复人身时,也只是少年的模样,龙尾也经常藏不住的化了出来。这无法随心所欲控制自己身体的感觉让润玉的脾气异常暴躁,不过呢,他虽处在孕期脾气大点,但哄一下弟弟还是可行的,况且他前几日无意中看了邝露藏在手边的《卞城周刊》之后,更加觉得振夫纲有其必要性。


润玉朝着旭凤的位置靠了过去,一手搭在缸缘,另一手则对着还傻楞着的凤凰勾了勾手指。


"过来。"


比往常更加清脆的声音响起,听在旭凤耳里,简直是赤裸裸的勾引,他慢慢地走近润玉,润玉仰起了脖子看他,双瞳剪水,一瞬不瞬。旭凤被这样专注而多情的眼神看得热血沸腾,他缓缓弯下腰与润玉交换了一个绵长而温柔的吻。


润玉想,这寒泉还是太凉了点,他感觉旭凤整个人都微微地颤抖着。攀在宽厚肩膀上的双手往上搂住了魔尊的脖子,紧贴的唇也移开了些,润玉贴着旭凤的脸颊说着:"我好像饿了。"


此处省略孕期龙尾车


凤龙交颈合欢,一室旖旎。




《卞城周刊》
震惊!魔尊与魔后的七月之痒? !


今夜直击!据本刊记者的可靠消息来源指出,魔尊正准备将一尾北海来的美男鱼纳为侧妃。欲知精彩详情,请购买本刊第10086期,内容丰富,不容错过。

内附六界知名大触霜花提子精美插图。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 * * * *



一个发现有种鱼叫做"白金蝴蝶龙鲤"的脑洞,瞎写( ×ω× )



评论(38)
热度(326)

© 九十九星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