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星奈

有一種愛情叫HT和MGS。

【旭潤】兩位哥哥,我們不約(四)

天界迎来了三十年一次的征兵,旭凤便一头栽进军务之中,做他英明神武的大将军去了。


如此又过了一月,天界发生了一件大事。


隐居近五千年的水神仙上,近日认回了自己的骨肉,且孩子的生母竟是前六界第一美人,先花神梓芬。遽闻,这花界少主原本是被十二位芳主偷偷养在水镜之中,一直是潜心修练不闻世事。没想到在先花神祭辰那日,原本因为主人仙逝而一直冰封的百花宫竟冰雪消融,百花又重新争妍,而被生母封住真身的少主,也破解了封印,这才让长芳主下定决心去到洛湘府说出这惊天秘密。


今日,水神洛霖带着刚刚认回的儿子,一同去觐见天帝。


九霄云殿上,天帝天后高高端坐在金阶之上。


天帝太微看着阶下站着的洛霖,微微皱起眉头,又转头看了一眼荼姚,见她端着笑,似是全然不在乎的模样才又转头对水神说道:「洛霖,你身旁这位,便是你与梓芬之子?」


洛霖身旁站着一位俊俏的小郎君,一身干净素简的碧蓝天丝长袍,腰间扎一条白云绣纹腰带,头冠簪着一段葡萄藤,露出一张唇红齿白的脸庞。


「陛下,这正是臣与梓芬之子,名唤锦觅。」


太微细细看了锦觅,眉眼之间确实很像梓芬,一双秋水明眸,以及即使抿紧嘴角也能看出脸颊旁那浅浅的酒窝,但一身的气度神韵更像洛霖,面容虽还有些稚气,却给人一种澹然闲静之感。


「既然锦觅是水神与先花神血脉,今日便册封锦觅为新任花神,与我儿润玉义结金兰,此后兄弟相称,愿天界及花界从此再无嫌隙。」



* * * * * *


旭凤听说润玉多了一个"义弟",从校场归来时便直接往璇玑宫而去。旭凤一路走得风风火火,将到璇玑宫时一个念头又浮上,他想水神之子是男子岂不更好,这样兄长的千年婚约也可解得一干二净,想到此,心情便又转雨为晴。


旭凤踏进璇玑宫时,以为会见到新任花神,毕竟是刚与兄长结义的人,理应拜访拜访,没想到却是见到润玉坐在院中石桌旁,一双素手正端着一只青花描彩的瓷杯递给站在他身侧的碧衣女子。因花神重归之故,院中栽的花朵悉数盛开,再不是以前用云雾幻化的模样,纷红骇绿,陪衬眼前一对璧人,竟生生让旭凤看出了一点岁月静好的模样。


压下心头烧起的妒火,旭凤端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面孔说道:「兄长从前不是说赏花共佳酿?如今只是喝茶未免也太过无趣。」


「旭凤,你回来了。」润玉见旭凤来访,本想起身相迎,没想到旭凤的动作更快,他尚未站直身体,旭凤一手已经扶上他的肩膀,撩起衣摆坐在他的身边了。


旭凤将润玉按回座位,顺手拿起一只茶杯,眼角余光还时不时的瞥着那名仙娥,他想开口问问润玉这人是谁?却又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他的在意,因此只好一言不发,装作低头喝茶的样子,却忘了这杯中尚未斟入茶水,只得放下杯子,讷讷说着:「我一回来就来看兄长,兄长连杯茶也不赏我吗?」

看着他这副窘迫模样,润玉只能在心里偷偷笑着,他知道凤凰是最要面子的,一定是有什么糟心事,才会让他在其他人面前出糗。他赶紧倒了杯茶给旭凤,接着对邝露说:「妳先去忙吧。」


「大殿下,二殿下,邝露先告退了。」


待那碧衣仙子离开后,旭凤猛然拉住了润玉的手,十指紧扣,看着两人相握的手掌这才放下心说道:「兄长,你宫里何时多了个人?」


「是这次征兵时,来我这儿应征的小天兵,我见她聪慧,便留她在璇玑宫做些事情。」


「兄长倒是好,不仅多了个弟弟,宫里还多了个合意的人伺候,只怕不知把旭凤忘在什么地方了.. .」润玉从前是从不录取任何想到他宫里任职的人,旭凤没想到他竟会将人留在璇玑宫,一股闷气卡在喉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只好将润玉的手握得更紧,来宣泄他心中的不畅快。


手被握的发疼,润玉也不觉得气恼,看着旭凤带着委屈的神情,他反而觉得很满足。他想被人放在心上在意,每见旭凤一次,这种渴望就越加强烈,眼前的这个人是真心实意地护他爱他,他想,他是不是可以为自己勇敢一次?只要这个人愿意一生与我并肩,我就愿意为了他不去理会这些伦常权谋。

旭凤被润玉这带着希冀的缱绻眼神看得心软,刚刚所有的妒忌及不满都一扫而空,只觉得这花开得真好,兄长长得也好,情不自禁地吻上了润玉的唇。


* * * * * *


推薦一個B站視頻~
玉兒的美顏暴擊!請各位小可愛品一品那句"乖~"



评论(2)
热度(41)

© 九十九星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