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星奈

有一種愛情叫HT和MGS。

【旭潤】鴉鴉私密日記(八)

小甜饼,团宠玉。


* * * * * *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而且还是三份!旭凤看着眼前三人,气不打一处来。先是有个随便认亲的弟弟,又来一个跟上跟下的小跟屁虫,然后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未婚夫!!他简直欲哭无泪,为何兄长如此招人?旭凤觉得自己真的是要累死,不仅要安内还得攘外!不过他突然又觉得庆幸,好险润玉去了上清天,不然兄长忙着招呼他们,他这个正牌兄弟岂不是更无容身之处。

 

「二殿,近来可好?呵呵,我们也是来看看兄长的嘛,哪里知道兄长沉迷学习,直接搬去了上清天,这才扑了个空。」彥佑搖著他手中的摺扇,玩世不恭地笑著看了看旭鳳。

 

「兄长兄长的叫的那么亲昵你是何居心?」旭凤看彦佑真是越看越不顺眼,耳边一声声的兄长二字,更是让他气得不行,如果不是怕兄长责怪,他真想喷一把火烧了这只蛇。

 

「凤凰,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呀,鸟的心眼都这么小的吗?…」锦觅平常见了旭凤,不怼一下,心里都觉得不太对劲,现如今逮到机会正想长篇大论,但话才说了一半又被人打断。

 

「诸位,既然你们有话要说,而润玉现下又不在宫中,我正好去向天帝天后辞行,先回我不周山去啦!后会有期。」岱钦见三人正要一场唇枪大战,他可不想被波及,虽然看见旭凤难得吃鳖实在是有趣,反正润玉美人儿也不在,他还是先回家的好。

 

「要走快走,不送,之后也别来!」旭凤一听岱钦竟自己主动要离开,都不用他费心,刚刚看见这三人的那股烦躁又消失无踪了,一通下来整个人一会儿郁闷一会儿高兴,弄得他是身心俱疲。

 

这时才想起刚刚来璇玑宫要做的事。

 

* * * * * *

 

旭凤把锦觅及彦佑赶回家去,便去院中寻到魇兽,带上牠去了上清天找润玉了。

 

润玉在三清天学院的书香殿里正专心读著书,旭凤轻轻地喊了一声,他也没听见,旭凤想着既然如此,那他正好悄悄地仔细看看兄长。书香殿中炉香袅袅,只见润玉一手托腮,一手懒懒地翻着书页,或许是因为独处,润玉和平常总是正襟危坐的模样很不同。

 

旭凤一瞬不瞬看着润玉。指如葱根,就这样轻轻缓缓地抚过一页,书页哗啦一声翻过去了,却让旭凤的心跟着颤了一颤。额前的碎发有几根没拢住,滑过他略为苍白的薄唇,飘落在润玉的颊边,青丝如墨,衬得润玉没什么血色的脸庞更加莹白。桌案上炉烟飘动缭绕,白的烟,白的肌肤,白的衣袍,旭凤只觉得眼前人身影好似越来越透明,最终就会如这烟雾一般消散了。

 

他突然觉得有点无法呼吸,低下头不敢再看,心口好像被一张细密的网笼罩,他只能用尽力气紧抓住自己的衣襟。突然他听见了润玉的声音,只是一声浅笑,很快就淡去了,旭凤慌忙抬起头来,正好和润玉视线相对,他盯着润玉微微上翘的嘴角,笑弯的眼眸之中,有细碎的星光跟他的身影。

 

这一瞬即逝的笑颜就好像是一场蒙蒙细雨,把萦绕着润玉全身的那卷烟帘给抹去了,滴滴答答地敲在旭凤的身上,就像小时候被润玉抱在怀中睡着时一样,是一种安心又温暖的感觉。

 

「兄...兄长!」

 

「旭凤,你怎么来了?」润玉刚刚正看到一处章节,讲得是凤凰上击九千里,解云霓,负苍天,足乱浮云,翱翔乎杳冥之上。他想起旭凤,在他面前总是一副娇憨之状,其实他知道凤凰非蕃篱之鷃,是不可能永远跟他拘在在一方天地中,迟早要翱翔凌霄。他只叹自己身弱,在武功上难成大器,因此他自小便浸淫书海,勤修法术,他希望有一天,他的弟弟需要什么他都能给他。

 

* * * * * *

 

天历某某年  某月某日

 

今天来上清天找兄长果然是对的!

 

自从五百岁以后,兄长就没跟我一起睡过了!没想到今天竟能跟兄长同榻而眠,不行,太激动了!我的心脏你慢一点!!

 

咦,不过兄长的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细了?

 


* * * * * *



虽是就寝时间,但因上清天无日升月落,因此窗外还是隐约透着光,况且又躺在润玉身边,让旭凤全无睡意。他原本还保持着小时候的习惯,一躺上床就往润玉的胸口撞过去,想将自己团起来塞进润玉怀中,后来才惊觉他已然成年,身形早已比润玉高壮了,一时间竟觉得非常委屈,眨着眼睛望向兄长,眼角还有点水光。润玉被他这副模样给逗乐了,拍了拍旭凤的背说道:「小凤凰!你长大了,哥哥我抱不住你了。」

 

旭凤一听,伸手环住润玉的腰,他不敢太用力,只能虚虚扶住,然后将自己脑袋抵在了润玉肩上,低低地说着:「没关系,以后我抱你,兄长...」

 

 


* * * * * *


* 学霸病弱玉儿好美味 ⁄(⁄ ⁄•⁄ω⁄•⁄ ⁄)⁄

* 没有大纲乱写一通,感谢看过这篇文的小可爱们 ♥


评论(5)
热度(80)

© 九十九星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