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星奈

有一種愛情叫HT和MGS。

【旭潤】養玉(上)


都說玉可安魂魄、利血脈,旭鳳身上也有這麼一塊玉,是他出生時祖母親手幫他戴上的。祖母說:「阿鳳是天之子,八字帶火。這火燒太旺可不行,還得引些水來澆一澆,帶著這塊雕龍玉墜,壓一壓阿鳳的火氣,水火既濟,龍鳳呈祥,這輩子可好命啦。」


旭鳳身為長沙城裡最大的胭脂工坊-羅里春的唯一繼承人,含著金湯匙出生,也是在蜜罐裡泡著長大的。照說,這樣養出的孩子怕不是個小惡霸,偏偏旭鳳卻沒長歪,不但個性耿直,還有正義感,但卻少了那麼根筋,心直口快常常得罪了來買胭脂的姑娘們,久而久之旭老爺也不讓他學這些生意經了,他只好一心都栽在書堆裡,研究這研究那,跟紥了根似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旭府是當地有名的積善之家,自發家以來,一直是順風順水的,但是在旭鳳將近二九生辰前夕,卻是出了件讓整個旭府雞飛狗跳的大事。


今天是跟平常沒什麼不一樣的一天,旭府後院養的雞乖乖地啄著米,前院的雲錦杜鵑也開的火紅爛漫,就連羅里春都是一樣門庭若市,生意興隆的。


坐在前廳的旭老爺笑呵呵地喝著茶,正準備跟夫人嘮嗑兒一下,卻聽見一聲大喊,嚇得茶碗都跌碎了。


「爹!我要嫁人!」旭鳳興沖沖地跑入前廳,一席話讓兩位長輩差點都懷疑人生了。


「阿鳳,你…你說什麼!?」旭老爺大掌一拍,桌案卻聞風不動,他只好假裝自己的手不怎麼痛,一句話問得七零八落。


「爹,我要嫁人。」


「你…鳳...鳳兒...你要嫁…嫁誰!?」一旁的旭夫人已經捏著手絹大哭起來了。


* * * * * *


昨夜旭鳳正當好眠之時,夢中竟天降了一位謫仙。此人白衣勝雪,一雙劍眉如刀裁,鼻樑挺直,鼻頭卻小巧圓潤,眼角微微垂著,但是眼尾跟鼻頭都帶著點粉,讓原本一張俊雅英挺的臉,生生透著一股可憐,真正是色如春曉,面如冠玉。


旭鳳還來不及感嘆那些話本中的神仙可有我夢中的這位如此春風拂面,便聽到仙君向他拱手說道:「小仙表字潤玉,本是九重天上的一尾白龍,歷劫之時丟失了一魂一魄,此番前來有事相求,望公子幫忙。」


「好說好說,要我幫什麼忙盡管開口!」旭鳳此時已被眼前人迷的自己的魂兒都丟掉一半,整個人彷彿乍雨乍晴的,一顆心好像都要跳出嗓子眼了,他想這失魂之症真真可怕,我得好好幫幫這天上仙人才行。


「此番歷劫未成,我丟失的一魄附在了公子貼身配戴的這枚玉墜之中。而那一魂則落進了雲夢大澤,修成上仙,成為一湖之主,魂則化為他體內的一枚金丹。此時洞庭水君正在招親,公子若答應幫我,我請月老為你說媒親,你便向他要那枚金丹為聘。魂魄互相牽引,他必不會拒你,待你二人功德圓滿,我便可取回這一魂一魄。」


一番話雲山霧罩,聽得旭鳳亂七八糟,也不知聽懂沒有,心想不就是讓我嫁個人走個過場,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便馬上答應了潤玉。


「公子既然答應我了,那麼便請公子在吉日這天,著鳳冠霞帔,洞庭君會在滄海亭接你。」


旭鳳便醒了,因此這才有了早先那一齣風波。



* * * * * *


旭老爺及旭夫人根本就不相信那套,只當旭鳳被狐狸給迷了心竅,便請了個據說是開過天眼的高人前來收妖,不想這請來的道士童顏鶴髮,鬢旁兩條小辮子甩呀甩的,一看見旭鳳,搖搖頭直說:「嘖嘖嘖,劫數呀!劫數!這位少爺若是不嫁這麼一回,我看活不過弱冠之年呀!老爺夫人也請放心,若是渡過了這一難關,少爺絕對是福壽綿綿,金玉滿堂!」


旭老爺扶著額頭急道:「難道真讓阿鳳去嫁給那什麼水鬼的?這還不是一樣沒命?」


「非也,洞庭水君乃天庭所派仙職,不是什麼精怪,是不會害人的,老爺便安心讓少爺前去,切記,只可讓少爺一人前往,這事才有解呀!」

旭鳳便真的在吉日那天去到了大澤旁的滄海亭,等著夢中仙君口中說的洞庭君了。


* * * * * *


滄海亭中,旭鳳頭戴翠羽珠花鳳冠,身穿大紅素羅霞帔,飽滿的下唇還點上了一抹羅里春出品的山燕胭脂,一雙鳳眼微微瞇著,懶懶的斜靠在欄杆上。其實他整個人是又緊張又期待的,這畢竟也是旭鳳第一次成親,還是嫁人的那一個,況且還是嫁個天上的官兒,雖說跟過家家似的,他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那晚的夢又歷歷在目,他著實不願意相信那些是他的想像,是一場虛幻。


他正等得昏昏欲睡,滄海亭前的一片湖水竟向兩旁緩緩分開,那分開的湖道上走出一位男子。男子身穿絳紅官服,上有金龍盤繡,一條簪花披肩橫過,朗目疏眉,烏黑的髮挽了一個簡單的髻,用一條紅色髮帶纏住。


男子帶著一抹淺淺的笑,走向了旭鳳。


旭鳳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眼前人竟是潤玉,一張口支支吾吾的說不清一句完整的話。


「夫人,本君來接你回府了。」原來此人竟是洞庭君,一張臉卻與潤玉仙別無二致,搞得旭鳳糊里糊塗的,只能愣愣地看著他。


「夫人這是看傻了?放心,別慌。」說完便拿出來一條大紅的頭蓋,上頭還綴了一圈南紅流蘇,直接蓋在了旭鳳的鳳冠之上。就這樣牽著旭鳳的手,一步一步的帶著他走進湖中。



* * * * * *


旭鳳就這樣暈呼呼的被人牽著走來走去,感覺繞了個九彎十八拐,終於坐定之後,才發現他已被掀了蓋頭,有一雙笑吟吟的眼睛一直望著他。


自見著了洞庭君的面,旭鳳覺得貼在他胸口的那塊雕龍玉墜便開始微微地發燙,又被眼前這個好看的不得了的人一直盯著,他就是不想臉紅都不行。


「你…是潤玉仙君嗎?」


「我既是他,又不是他。我本為他一魂所生,但卻又有自己的神識。降生在這雲夢大澤,飛升上仙,領了這洞庭君一職,在此等著與我相依的那一魄,便是你。」


「怎麼是我?潤玉說的不是我身上的這塊玉嗎?」旭鳳覺得疑惑,從自己領口扯出那塊玉墜瞧了又瞧,只覺得玉墜燙手,卻也看不出什麼門道。


「本來是他的一魄附在其上,因你日日溫養,這玉有了靈性,沾了你的氣,便與你密不可分了。」


「原來如此,那我們現在就算成婚了吧?金丹給我,我得趕快將這魂魄還給潤玉。」


「別急,這成婚還有許多事要做,須得一一齊全了,才能算是圓滿…」


* * * * * *


本來是想練習開車的,還是那種一脫褲子就來呀快活的那種,結果變成裹腳布了...( ˘・з・)

這裡的旭鳳設定是參考《海棠經雨胭脂透》的,但我不知道要給他取個什麼姓,就把旭直接當成姓氏了。

邏輯混亂,經不起推敲...

我只想說玉鵝真的好美呀...ԅ(¯﹃¯ԅ)

评论(6)
热度(58)

© 九十九星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