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星奈

有一種愛情叫HT和MGS。

【旭潤】兩位哥哥,我們不約(三)

(三)


九霄雲殿上,潤玉一身白衣,臉上沒有什麼表情,雖跪在地,腰背依然挺直,不亢不卑答道:「請父帝母神明察。」


荼姚見潤玉還不肯承認是他謀害旭鳳,臉色越發難看,只用眼角餘光斜睨階下之人。


「陛下,潤玉既不肯承認他戕害手足之罪,唯有用刑。不過,畢竟是本座將他養大,我雖不忍,但也別無他法。」


說罷也不等天帝應允,抬手一指,一道火光便直衝潤玉神庭而去。


天帝見狀,竟也不攔,只冷眼看著。


「母神!不可!」


一道身影飛上九霄雲殿,擋在潤玉身前,張開一張火紅的光網將兩人牢牢護住。熊熊烈火與兩人身前屏障相碰,激起轟轟鳴響,兩股火光化作青煙而去。


旭鳳單膝跪地,雙手搭住潤玉單薄的肩頭,一面查看眼前人,一面低聲詢問:「兄長,沒事吧?」


潤玉輕輕搖頭,一言不發。


旭鳳立刻扶起潤玉站好,看向金階之上端坐的二人,拱手一拜說道:「父帝母神,兒臣雖身中冰凌,但這絕不是兄長所為。我這幾日是追兇而去,父帝母神無須擔心。」


天帝見火神歸來,又聽燎原君稟明旭鳳孤身嚇退魔界十萬金兵之事,此間無需再擔心魔界進犯,心緒大振,便端出一副慈父面孔:「無事便好,你二人兄弟情深,想必夜神是不會計較你母神憂子心切一時糊塗所為。」


「誤會已解,潤玉不會放在心上。」說完就退至一旁安靜地站著。


太微彼時還對荼姚欲誅潤玉之舉沒有任何阻攔,此時卻誇讚兄弟二人感情深厚。潤玉漠然站在一旁心想,我雖是庶出,也不知生母何在,父帝對我當真沒有一點愛子之情嗎?倘若旭鳳未及時回來,我能否承受這蓮臺業火?
這千百年來經常發生的情景,我竟還是沒有習慣...人人都道我孤冷愛靜,卻不知我其實也嚮往這熱鬧,只是求不來的便也不求了。也罷,這九重天上本也無一人在意我,只除了我這便宜弟弟...



* * * * * *


璇璣宮因為主人的緣故,終年氤氳著一層水氣,白霧壟罩整座宮殿,好似帶了一張面紗。


此刻火神的到來,蒸騰的火氣讓這片白霧被撕開了一片透進些許的光。


兩位殿下對坐在榻上,旭鳳正專心的為潤玉療傷。


「兄長,我已幫你解了體內的火毒,這幾日你還得好好休養。」


「沒事,燎原君剛幫你解了冰毒,你不必急著過來為我療傷,若母神知道了,免不了一番數落。」


旭鳳聽完只是一笑,又拉住了潤玉的手腕,翻過來細看。


潤玉手腕細瘦,腕骨卻圓潤並不碦手,旭鳳大掌一圈,竟還填不滿這掌心。


「兄長這兒怕是要留疤,可惜了。」


「如何可惜了?能夠救你,我自是心甘情願。」


「可惜了兄長這仙姿玉質...旭鳳不願兄長此後再如此冒險。」


「這算不得是冒險,換作是你,不也一樣嗎?」


「真想留在這兒跟兄長下盤好棋。」旭鳳一手還抓著潤玉的手腕,一手撐著下頷,也不回答潤玉,只自顧自地說著。


「現下魔界只是暫時退兵,你該去處理軍務了...」


「兄長又要趕我?也好,我先到校場去一趟吧。」說著便起身離開璇璣宮了。


望著旭鳳離開的颯爽背影,潤玉摩娑著手腕,手腕上還有剛剛旭鳳留下的熱度。



* * * * * *


他想起了兩人初遇的那日。


旭鳳出生至五百歲,潤玉都未曾見過他,不僅是母神不允,潤玉對這天之驕子也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璇璣宮門外常駐守衛,潤玉也甚少離開這諾大的宮殿。


一日鳳凰聽了嚼舌根的宮人說了自己原來是有哥哥的,便偷跑著飛進了這偏遠的璇璣宮中,在這殿中上跳下竄的飛來飛去。潤玉進門時都嚇呆了,在一陣亂中只看見一隻紅毛小雞撲騰著,化為一顆團子滾進他懷裡抱著他的腰,哥哥、哥哥的直叫。


那是他與旭鳳第一次見面。


也是他懷中第一次有了溫暖。



* * * * * *


不知道在寫什麼...( ˘・з・)


评论(2)
热度(58)

© 九十九星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