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星奈

有一種愛情叫HT和MGS。

【旭潤】兩位哥哥,我們不約(一)

這是一個只想搞事業的花季少女,和一對只想談戀愛的骨科兄弟之間的二三事。


(一)


天魔大戰,生靈塗炭。花神錦覓為阻擋魔尊、天帝二人之爭,用自己的生命換取了兩界停戰,從此化作點點星粉,消散於六界之中。


* * * * * *


一個蹦蹦跳跳的黃衣小仙子,手上還端著一個食盒,正精力十足的大喊著:「錦覓!錦覓!起床了沒?」


連翹見無人回應,便推門踏入房中,朝床鋪走去,卻看見躺在床上的錦覓似乎被惡夢魘住了,眼角還不斷地淌出眼淚。


「不要…不要再打了…鳳凰!…小魚仙倌…不要!!」


見狀,連翹趕緊將食盒隨手往旁邊一放,搖了搖錦覓的肩膀,緊張地說道:「錦覓!妳快點醒醒!妳怎麼啦?錦覓!」


被連翹大力搖晃之下悠悠轉醒的錦覓,一雙圓滾滾的眼睛還被淚水給糊的睜不開來。但是這眼前之人,周圍之景,卻是千百年也忘不掉的。


只一片朦朧的輪廓,就讓錦覓發現自己竟然回到水鏡之中了。


不敢置信的情景,讓錦覓只是呆呆的眨著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錦覓...妳做惡夢啦?」


聽著連翹不安的詢問,緩過神來的錦覓喃喃地說著:「我...我不是死了嗎?我怎麼還會在這裡?」


連翹一臉疑惑的看著錦覓:「妳睡傻啦?妳好好的坐在這兒,怎麼就死了?而且,我們今天不是還要去找老胡聽故事的嘛?」


「老胡?聽故事!?」


「我先提醒妳呀,今天是先花神的祭辰,妳可別又搗蛋,到時候惹長芳主生氣了!」


「娘親的...祭辰...」錦覓低著頭,一副神遊太虛的模樣。


「娘親?錦覓,妳今天好奇怪呀?難道是還沒睡醒?我娘親今日做了...」


連翹話都沒有說完,便直接被錦覓一把拉起,往外急急跑了出去。


* * * * * *


趕往大樹下,一眾精靈聚集之地,錦覓看到老胡,便著急地大喊:「老胡!老胡!長芳主來了嗎?」


「小桃桃,妳今日是中了什麼魔怔?竟要尋長芳主,是不怕長芳主檢查妳的功課了嗎?」


胡蘿蔔仙人作勢撚了撚鬚,還想再說什麼,卻見長芳主已從旁走了過來。


錦覓見長芳主已來,便立刻上前扯住了長芳主衣袖。


「長芳主!錦覓有話要跟妳說!」


長芳主本對錦覓冒冒失失的行為欲加申斥,抬眼卻見錦覓眼神中流轉種種愁緒,一時驚訝不已。錦覓已被主上餵下了滅情絕愛的隕丹,怎麼會有如此悵然若失的表情,全不似以往的可愛天真,眼底竟還有消不去的痛悔。


「妳...隨我來吧。」


長芳主帶著錦覓身影一閃,兩人便回到了錦覓的小屋。


「說吧。」


錦覓看著長芳主,欲言又止。


雖想將事情全盤托出,一顆心卻也忐忑不安。長芳主會相信自己說的這一切嗎?此次重生,雖不曉得天道意欲何謂,但是在上一世的最後一刻,自己便已經領悟,原來三人之間的種種糾葛,到底還是一場悲劇。


錦覓現在只想好好的生活,不願插手這天宮的是是非非,也不願再與旭鳳及潤玉有任何牽扯。重來一世,我要為自己而活。


現在最要緊的是,旭鳳即將涅槃失敗,自己不能放任不管,卻是不能由自己出面去救下旭鳳。避開兩人上一輩子的初會,掐斷一切的開頭,便也斬斷了我與九重天上這兩位的緣分了。


想通之後便將自己所思所想一一跟長芳主道來。長芳主聽得驚疑未定,卻又覺得不可思議。便用神識探了錦覓一番,驚訝地發現,錦覓靈力充沛,修為高漲,已然恢復霜花真身,腹中隕丹也不在了,終是相信了錦覓之言。


「少主,那麼現在該如何?」長芳主對錦覓一拜,眉心卻是不曾舒展。


錦覓一聽長芳主對自己口稱少主,知道她已信了她所說,胸中一口悶氣也散開,趕緊對長芳主深深一揖。


「長芳主,妳還是叫我錦覓吧!」抬頭笑彎了一對葡萄眼。




评论(2)
热度(47)

© 九十九星奈 | Powered by LOFTER